搜索
搜索

班诺克本战役爆发

时间:2020-06-22 11:29:49 作者:本站整理 来源:网络

1314年,苏格兰独立战争已经是发展到了大决战的时刻了,苏格兰的国王罗伯特·布鲁斯领导着多年积攒下来的力量,已经足够与英格兰的占领军进行着正面交锋了。同年三、四月开始,苏格兰军队开始对英格兰在苏格兰境内最主要的据点斯特灵城堡展开包围。斯特灵城堡的守军与苏格兰军队达成协议,如果6月24日仲夏节(Midsummer Day)仍然没有英格兰援军到达,将向苏格兰投降。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二世闻讯后,召集了庞大的军队,向北方进军。6月17日,英军完成聚集从边境线北进时,大约有两千至三千骑兵和一万六千步兵。

班诺克本战役爆发

1314年6月23日晨,斯特林英格兰军守将莫布雷,溜出城堡去见增援而来的爱德华二世,求得了500名重骑兵先行解围。

6月23日,格洛斯特伯爵率领的英军先头部队渡过福斯河支流,进入对岸的河汊地。罗伯特派出一些轻步兵前去骚扰格洛斯特伯爵的士兵,试图诱使伯爵鲁莽地追击,以便第一时间消灭这支和后方主力脱节的部队。格洛斯特伯爵却也没有中计,他的人驱逐了苏格兰轻步兵后毫无多余动作,继续扩大滩头阵地,为后方主力部队渡河提供安全保障。

稳固了滩头阵地之后,当天下午,重骑兵部队从滩头阵地出发,先行抵达班诺克本。他们原想从苏格兰军阵前潜行通过,但被警觉的苏格兰军哨兵发现。罗伯特立即下令让勇将兰道夫阻击。兰道夫指挥长矛兵列好方阵,封锁伯利德尔克小路北端,不给英格兰军重骑兵留下迂回的空间,迫使他们只能沿狭窄崎岖的小路进攻。

班诺克本战役爆发

看到拦道的苏格兰军人数不多,自恃武勇的英格兰重骑兵发起冲锋。但由于战场狭窄且地面松软,重骑兵一次投入冲锋的人马数量很少,冲击速度提不起来,形成的冲击力非常有限。结果,重骑兵在阵形严整的苏格兰长矛方阵前损兵折将。眼见重骑兵士气受挫,罗伯特果断派道格拉斯率军支援兰道夫,英军旋即大败,不少重骑兵陷入沼泽。

这场前哨战,共打死100多名英格兰重骑兵,而苏格兰军仅付出6人阵亡的微小代价。当得胜的兰道夫和道格拉斯兴高采烈地返回各自阵位时,忽然听到南面的苏格兰军骚动起来。两人急问怎么回事,有人报“罗伯特国王阵前遇险!”

原来,就在两人拦截英格兰重骑兵时,罗伯特在大营里闷得慌,便单人独骑到前沿巡视。由于罗伯特头戴金冠,身穿精致的短铠,坐骑又披着红色罩甲,所以英军立刻判断出他的身份,迅速围了上来。

骑乘宝马的英格兰爵士亨利·德·波鸿冲在最前面,把大队人马甩在后面。苏格兰士兵见状,纷纷大声向罗伯特报警,无奈距离太远,驰援不及,只有干着急的份儿。此时,罗伯特想跑已经来不及了。久经战阵的罗伯特并不慌张,他骑的是一匹反应灵敏的矮种马。只见他手提战斧,勒马不动,凝神注视着飞奔而来的波鸿。直到波鸿手中的长矛快刺到自己胸前时,罗伯特才提马闪避,顺势挥起战斧,将抢过身前、来不及变招的波鸿连盔带头劈为两半。眼见自己的国王如此神勇,上万苏格兰军爆发出震天的欢呼。而波鸿身后赶来的英格兰骑兵则不禁心生寒意,速度也随之慢下来。趁此当口,罗伯特拨马转身,从容不迫地回归本阵。罗伯特力斩波鸿的勇武,极大鼓舞了苏格兰将士的士气,坚定了他们战胜英格兰军的信心。

班诺克本战役爆发

战场短暂平静了一会儿后,罗伯特·克利夫德和亨利·德·博蒙特爵士率800名英格兰重骑兵,向苏格兰军右翼发起攻击,企图在斯特林堡和苏格兰军之间打进一个楔子。在英格兰军看来,右翼似乎是苏格兰军整个阵线最薄弱之处,实际上这是罗伯特为英格兰人故意设下的圈套。

当英格兰重骑兵冲过来后,罗伯特率伏兵突然跃起,向英格兰军发起围歼。按军事常识,克利夫德在中伏后应下令撤退才对,但他却像头看见红布的公牛般狂暴,下令部队继续冲向如林的长矛阵。

交战场面呈现出单方面的惨烈——没有长弓兵掩护的英格兰重骑兵,尽管一波波冲击,但这种冲击就像海浪拍打海岸一样徒劳无功,反而把自己撞得粉碎。战至傍晚,克利夫德本人战死,幸存的重骑兵开始溃散,一部分随博蒙特逃回英格兰军本阵,一部分则夺路逃进斯特林堡,而包括托马斯·格雷爵士在内的另一部分则成为苏格兰军俘虏。

黑夜降临时,战场沉寂下来。失利的英格兰军后撤至班诺克本东南的冲积平原,面敌背水扎下营盘;苏格兰军则借助森林的掩护抓紧休息。

班诺克本战役爆发

6月24日一早,无知而又傲慢的爱德华二世就骑马出营,在山坡上下令:全军进攻。

地形上看,英格兰军不仅要穿过沼泽,还必须通过班诺克本边上的一条峡谷,它虽然不深,却陡峭而狭窄,犹如一个瓶颈,极大限制了英格兰军兵力展开。而罗伯特也改变了从前坐等英格兰军攻击的战术,下令苏格兰士兵排成庞大而密集的“斯奇尔绰恩”方阵,从容有序地向山坡下推进。各个方阵没有任何间隙,始终保持着战斗队形,如林的长矛闪着慑人的光芒。

布鲁斯于是命令军队出击,从侧面拦截进军中的英格兰军队。爱德华二世看到突然出现的苏格兰大军全部下跪祈祷,很吃惊的对手下说:“他们在祈求宽恕?”手下回答:“是。不过是向上帝,不是向你。”

班诺克本战役爆发

渡过福斯河支流的英军形成三个梯队前进:

格洛斯特伯爵的先锋部队,有骑兵和步兵共计4150人。

爱德华二世率领的主力,有骑兵和步兵共计6000余人。

后卫部队则也有3700多人。

后勤部队数量不详。

爱德华二世的作战计划是根据前人的经验制订的。先利用本国长弓手对苏格兰步兵进行远程打击,最后再用重骑兵给予敌人以雷霆一击。

格洛斯特伯爵的部队率先和苏格兰军队交战。苏格兰人在自己的步兵前方部署了长弓兵和弩手,希望以此压制英格兰长弓手的凶猛火力。但罗伯特很快就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光是格洛斯特伯爵的长弓手就超过1000名,是苏格兰远程部队的3倍有余。何况英格兰弓箭手的日常训练也比苏格兰的临时征召部队要好。

班诺克本战役爆发

眼见自己的远程步兵快要死伤殆尽,罗伯特立即命令在侧后方警戒待命的骑兵出动。熟悉地形的苏格兰骑兵,悄悄摸到格洛斯特伯爵的侧翼。然后突然从林地杀出,打得英格兰长弓手措手不及。

英军骑士策马上前反击。没有悬念,他们打得苏格兰轻骑兵哭爹喊娘。随后,英国骑兵们遏制不住自己的兴奋,马不停蹄地展开了追击。看似慌不择路的苏格兰人,顺势把英国骑兵诱到苏格兰步兵前方的沟渠上。他们自己预留的的小道回到全军后方,而英国骑兵则一头栽进沟渠。用木板和油布遮盖的沟渠下面尽是削尖的木桩,不少落入沟渠的英国骑兵当场死于非命。

没有落入沟渠的英国骑兵,有一头撞上了严正以待的斯奇尔绰恩方阵。面对众多手持长枪的重步兵,最前排的英国骑兵损失惨重。其他人想要勒马止步,却根本不可能做到。后头的战友还在奋力向前推挤,将他们通过狭窄的战场,推向枪矛林立的苏格兰人。

英军的第二和第三梯队还在不停地靠近,试图增援前方苦战的同僚。罗伯特当机立断,命令自己的步兵展开成进攻的横队,向前推进。数个巨大的方阵,开始端起长矛,以小步冲锋的速度杀向迎面而来的英军。

班诺克本战役爆发

刚刚穿过峡谷的英格兰重骑兵,发现苏格兰步兵方阵竟然可以机动,心里很是惊讶。由于组织混乱,英格兰重骑兵因缺乏长弓兵的配合,在苏格兰长矛方阵前死伤累累,他们的冲击也一波比一波弱。失去机动力的英国人毫无办法,只能在损失更多人马后才忍不住撤退。

虽然英军一度准备用长弓手迂回到侧翼,发起新一轮射击。但狭窄的战场还是限制了他们的移动。罗伯特临危不乱,他一声令下,埋伏在苏格兰军左翼的骑兵队迅速冲下山坡,转眼间将防护能力极差的威尔士长弓兵冲得七零八落,使英格兰军最后取胜的希望破灭了。

数量巨大的英格兰步兵,在班诺克本战役中基本没发挥作用,因为战场容量太小了,大片的沼泽地形又进一步限制了英格兰步兵的运动。更糟糕的是,他们的机动速度太慢,当重骑兵和长弓兵已经战败后退的时候,他们还在向峡谷里行进。结果,败退者与已进入峡谷的步兵挤作一团,互相践踏,死伤枕藉。这时,缓缓推进的苏格兰军步兵方阵,又逼至峡谷口,进一步加剧了峡谷里的混乱,而这种混乱引发的恐惧更如瘟疫一般,迅速传染给峡谷另一端出口外的大队英格兰军步兵,最终导致全线崩溃。

班诺克本战役爆发

压阵的爱德华二世看到:数以千计的英格兰军重骑兵为了逃命,不惜冒险往沼泽地带狂奔,结果陷入里面动弹不得,许多人马被赶上来的苏格兰步兵杀死。潮水般的溃退步兵,有的被背后追来的苏格兰短弓兵射死,有的被同伴踩踏而死,有的陷入沼泽无望挣扎,有的淹死在福斯河中,而更多的人则艰难地穿越沼泽,没命地往后逃。

最后,所有英国士兵都向福斯河支流上的桥梁冲去。阵列完整的苏格兰人,则继续以方阵前进施压。爱德华二世只能带着少数随从,匆匆离开了战场。大量来不及撤走的步兵,则在河流附近惨死。

随着爱德华二世的遁走,苏格兰人赢得了他们历史上最伟大的胜利。他们在此后300年里的标准战术,也因为班诺克本战役的胜利而基本定型。挥舞长枪的苏格兰军人,将成为中世纪欧洲军队中的另类。好似骑士与弓箭手大潮中的一股清流。

阅读全文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上一篇:国际奥林匹克日

下一篇:中国台湾流行乐男歌手、演员任贤齐出生

相关文章

图文热点

下拉更新...